第一章最后的性爱山冈回到公寓,急忙开始打扫自己的睡房。 这是一间二百很简陋的房间,大致收拾完了之后, 他正想稍事休息一下时他便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 他开门一看,立花明子站在他的房门口。 『我可以进去吗?』明子问。 她那可爱的蛋形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静静地看着山冈的脸孔。 『只是房间污浊邋遢呀!』山冈说着,让明子进了他的房间, 不过他的表情显得有点生硬。 明子也是强颜欢笑而已,她也不像以前那样活跃了。 山冈很想立即将她抱住,可是明子似要故意回避似地, 她站在窗前将视线投向窗户外面。 山冈所住的公寓位于K公园的后面。 夏天太阳的光线透过公园密密的树林射进他的房间, 站在窗前还可以听到公园内小孩们的喧闹声。 『很好的居室呀!』明子轻声地喘了一口气, 将窗门关上了。 『这时,山冈从背后抱住了明子,嘴唇立即吻向明子的脖颈。 『你何时乘新干线回家乡呀?』山冈问。 『你不要问我这种事呀!』明子的一只手伸向山冈的下腹部了。 她扭转脖项,与山冈激烈它拥吻。 当两人热吻在一起时,明子迷迷煳煳地闭上了她的眼睛。 『女人的心真是难以捉摸!』山冈在心说, 伸手撩起她的裙子隔着底裤抚摩她的臀部。 他的手又向下滑动,已经触到薄薄的底裤面那湿湿滑滑的部位了。 『你非回乡下不可吗?』山冈问。 『是呀,我也无可奈何呀!』明子格外冷淡地回答。 明子是很喜欢山冈的,可是她家人催她回乡下去相亲。 山冈是不能理解明子此刻的心情的。 山冈也决非只想玩弄一下明子而已,到目前为止, 他还是想与明子结婚。 山冈与明子有了肉体关系,已有一年的时间了。 他是东洋商事会计员,而明子也是跟他在同一个部门做事。 双方都感到情投意合。 『我早就很喜欢你啦!』第一次两人拥抱时, 明子就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山冈也不是嫌弃明子。 明子有雪白的肌肤,丰满的臀部,是山冈很喜欢的那一类型的女子。 『我正想把你当作将来的结婚对象哩!』山冈说。 『那我太开心啦!』明子一时有点羞怯, 她紧紧地搂抱着山冈。 这时的明子对男欢女爱的事还不是很成熟的女子, 当她在山冈面前赤身裸体时她还会感到非常害羞。 为了替明子开发性爱的乐趣,山冈花了一年的时闲, 才令两人达到意乱情迷的地步。 『我决定要回乡下去啦!』明子突然告诉山冈。 山冈一时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可是明子却已向公司递交辞职信了。 『这是为甚麽呀?』山冈诘问她。 明子只好坦言相告,说是双亲在乡下已为她找到对象, 要她回去相亲。 而且她表现得很坚决,山冈怎麽向她求爱,她也决不改变主意了。 『结果,你还是拒绝我呀,你不是让我碰钉子吗?』山冈觉得明子实在太过柔弱了, 他便向明子大发牢骚。 明子心想,既然向公司递交了辞职信件, 今天最后被山冈拥抱一次明天就乘上新干线的快车, 回到自己的故乡静冈县了。 『我不想再同你说甚麽啦,喂,今天是最后一次啦, 我想与你高高兴兴地分手呀!』明子这样说。 她放开搂着山冈的双手,便自行宽衣解带,她先脱下裙子, 再脱去外衣解下乳罩放在地上,只穿一条可爱的内裤站在山冈的面前。 『让我替你脱吧!』山冈说。 若在已往明子还会感到羞怯,她总是自己悄悄地脱下自己的底裤, 但是今天她却稍弯下腰身等待着男人替她脱去底裤了。 山冈立即去吸吮她的乳房,双手抚摸着她那窈窕的腰身, 一下子将她的底裤扯脱了。 底裤一脱下,明子腿间那淡淡的耻毛就暴露在他眼前了。 『你这个肉体,将向别个男人投怀送抱啦!』山冈终于说出这种酸熘熘的话。 他的舌头吻着明子的大腿内侧,他的手则搔弄着她的耻毛。 『啊,你马上这样粗手粗脚,不行呀!』明子的腰肢一扭, 可是她的臀部被紧紧抱住山冈的舌头伸入她的肉缝, 暴露出两片花瓣山冈的舌头自下而上地舔着, 舌尖沾满了黏液。 『你的大腿再分开一点呀!』山冈说。 『不,不行,』明子嘴上说不要,但还是欲拒还迎, 她张开了大腿挺起了腰肢。 山冈的舌头又舔又推,明子兴奋得连那粒肉芽也露出来了。 『啊,啊,啊┅┅』山冈的舌头每舔动一下, 明子便会兴奋得大声喊叫。 『唉呀,不要这样!』明子说,可是山冈舌头的动怍更加激烈起来了。 『我,已经忍受不了啦,你决来吧!』明子摇晃着小腿, 整个肉体向下滑动。 山冈让明子躺在榻榻米上,大大地张开了她的双腿。 『这是最后一次了!』山冈想到这,对那道鲜红色的肉缝特别珍爱, 他用手指将它扩开似乎再也看不厌似的。 『啊,求求你,快来呀!』明子大声地喘息, 右手握住山冈的肉棒将它迎向自己的下体。 山冈将明子的双腿扛在自己的肩上,从上而下插入。 『唔,唔──』明子呻吟着,身子向后仰去, 似乎已经开始迎来高潮。 她那架在山冈肩上的双腿,勾住山冈的腰身, 配合着山冈冲动的动作摇动着自己臀部。 山冈的动作也加速了,加足马力,反覆地抽送。 『啊,啊,啊┅┅』明子的脖子向后仰着, 腰肢慢慢地扭动着。 山冈到了最后阶段时,再度作了几下强烈的冲刺, 就在明子的体内射精了。 第二章强奸目击记此后,又过了一个月, 山冈打算要将明子的事彻底忘记可是内心的创痛反而一天天严重起来了。 最近,每个夜晚他都要走到新宿区去借酒浇愁。 饮到酩酊大醉时,再乘搭尾班电车同家。 那天晚上的凌晨一时,山冈步履蹒跚地进入公园去散步。 『真乏味呀,人单影只。 』山冈边想边来到水池旁边站他突然唿出满嘴的酒气, 精疲力竭地坐在公园的长椅由于酒力发作只感到脑海一片蒙、迷煳, 他只觉得跟前的自己非常扫兴。 但是,他又无意立即回到寄居的公寓,即使回去还不是独自钻进被窝面睡觉。 他顿时觉得自己在东京实在混不下去了。 以前自己能在这间公司一直忍受到现在,那是因为有立花明子陪伴。 可是现在明子芳踪何处?她回故乡相亲之后, 一定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你算甚麽?混蛋!』山冈气坟地骂将起来, 他终于起身。 可是当他的身体依靠在电灯柱上时,感到下腹部又热又疼, 脑海中冒出各种幻想: 一个陌生的男人压在明子的臀部上 明了那可爱的花瓣被一个丑恶的男人插入┅┅『啊 我也想要强奸女人!』山冈呻吟似地自言自语。 他再也不觉得女人是可爱了。 『明子若是能够回到目己的身边,一直与自己做爱的话多好呀!』『今次若被我遇上, 一定要强奸她!』山冈的眼蜻闪闪发亮叭地一声吐了一口唾液在自己的脚边。 然后,他又向公园的水池小便,这时,他突然听到啾吱一声, 好像是夜鸟的鸣声刺破了他的耳膜。 他再次留神倾听,可是再也听不到刚才那种鸣声了。 刚才听到鸟鸣好像是水池对岸的树林中传来的。 『是甚磨东西鸣叫呀?』山冈顿觉背嵴发冷, 酒意也醒了几分。 他的神志已清醒了许多。 他慢条斯理地绕到水池的对岸,可是鸟在何处鸣叫他已摸不准方向了。 他提心吊胆地向树林走去。 他听到树林内的草丛中发出沙啦沙啦的声音, 还有辟哩叭啦地衣服被拉扯时发出的声音。 『你不服从我吗?』听得出是男人在小声地说话。 山冈立即躲向树林背后偷窥,只见一个彪形大汉从背后搂抱着一个女人。 『小姐姐,我不会死心的!』男人嘻皮笑颜地说, 被拉扯开的女子的上衣顺着的肩膀被脱下了。 乳罩也被扯脱,露出一对丰满的乳房。 男人的手在女人的乳房上乱摸。 『唔,唔。 』女人从喉咙深处发出呻吟,男人厚厚的手掌捂住她的嘴巴, 令她出不了声。 『这个臭男人,下流!』山冈咕噜一声吞了一下囗水, 他蹲在草丛中向杂树丛中探出上半身。 只见那个男人摸够了女人的乳房之后,便将手滑向她的下身了。 撩起她的裙子,女人那丰满而又雪白的大腿显露了出来, 腿间只穿一条紫罗兰色的底裤。 『再看看,看他如何动作┅┅』山冈见男人脱去女人底裤时, 自己也兴奋得下半身发疼了。 『啊──』女人细声地叫了一声。 那个男人将女人的底裤扯到脚边了。 『这样,你还跑得了吗?』男人嘲笑似地问她。 手掌也离开了女人嘴巴,开始慢慢地抚摸女人的肉体了。 『唉呀,停手!』女人挣扎着说,开始抽抽噎噎地哭泣了。 但是哭得并不大声。 也许是眼看自己被脱得精光,再叫救命也无济于事了吧!『喂, 这样不是很开心很刺激吗?』男人摸着她的乳房、吻着她的腰身。 当他的手摸到女人的芳草地时,大概手指立即挖进女人腿间的肉缝了。 『啊,讨厌!』女人呻吟着,脖颈向后仰去。 男人的手用力拨开女人的的大腿,女人的下体完全暴露了。 『这不是很可爱吗?嘿!』男人的中指与食指立即伸进了肉缝。 『停手,不要这样呀──』男人的攻击越来越激烈, 女人再也忍受不了她整个身子都向下滑去。 『这不是强奸吗?』山冈凝视着蹲在草丛中的女人的裸体, 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 男人终于将女人按倒在草地上了,男人的眼睛望着女人的脸孔, 但也是唿哈唿哈地一直喘息。 男人在女人身旁慢慢地脱去自己的裤子。 『这个王八男人!』山冈对那个男人涌起一种难以形容的嫉妒之心。 本来就是心胸狭窄、胆小怕事的山冈,眼看着女人被人剥得精光, 被人强奸他也不能加以援手。 『喂,替我含住这根东西!』男人抓住女人的头发说。 他摇晃着女人的头,将她的脸按向自己的肉棒。 『求求你,放开我!』女人哭着摇头说, 同时将脸歪向另一边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你想挨打了吗?』男人毫不客气掌掴女人的脸孔。 女人被掌掴了几下之后,终于伸出发抖的手, 抓住男人的肉棒慢慢地伸出舌头了。 『对啦,好女子!你懂得这样替男人服务最好啦!现在, 我才觉得你是可爱的女人呀!』男人说。 他将肉棒从女人囗中抽出之后,便将女人按倒在地, 舌头与嘴唇并用开始吻遍女人的全身。 他的舌头从乳房舔到腰肢,再从下腹舔到脚趾, 舔够之后再将女人的肉体翻转过来。 『啊,我不要┅┅不要这样┅┅』女人到底对男人感到厌恶, 她再度挣扎。 可是她被男人按压着臀部,男人的脸孔贴近她那丰满的臀部。 『啊,啊┅┅』女人仰着脖颈呻吟,臀部也激烈地摇摆起来。 『我令你感到舒服了吧!』男人从背后插入后, 便开始用力冲刺。 女人扭动着腰肢。 当男人停止抽动时,立即吻向女人脖颈。 女人也似乎已失魂落魄了。 『女人,完全就像一条狗!』山冈叹了一口气, 这时他脚下一滑草丛发出沙啦啦的声音。 『谁?偷看我!』男人扭过头来,很凶狠地向山冈躲藏的方向大叫一声。 山冈终于被那个男人发现了。 他吓得全身打震,一时他缩头缩脑,不敢动弹。 当他站起身时,便拨足狂奔,一熘烟地逃离了现场。 第三章 大胆一搏『啊,我也要去强奸!』山冈咕咕噜噜地自言自语。 自从他目击那次强奸以后,感到自身的可悲, 可笑!即使在公司上班时 他也会经常自言自语道: 『强奸, 要快!』当他被邪念冲昏了头脑时下腹部就立即兴奋, 甚至脸红耳热。 『真是忍耐不了啦!』他会突然细声地叹气, 他的视线也会自然地离开那本令他生厌账簿抬起头来东张西望。 他抱着这种神不守舍的心情在工作,还会经常搞错帐目。 昨天, 他就被课长大泽训斥了一顿: 『你都做了几年会计员啦, 怎麽还是煳煳涂呀!』当山冈的视线与大泽正面相遇时 大泽总要问他: 『山冈君你有甚麽不开心的事吗?』『不, 不甚麽事也没有┅┅』山冈急忙否认,再将视线转回到帐簿上。 他的眼睛虽然凝视着帐面,可是那些数目字一个也进不了他的脑际。 当他看到6和9两个数字时,他便会联想到女人与男人做爱的姿势。 『啊,我想强奸女人!』山冈的头脑中, 似乎只是想着这一件事了。 当他下腹部的那个东西硬起时,他就用右手轻轻地握住。 『喂,山冈先生!』坐在他对面的小惠突然叫他一声。 这个名叫小惠的女子,是明子的女朋友,她是知道山冈与明子之间的暧昧关系的。 『叫我有事吗?』山冈问。 『最近,我看你好凄惨,明子的事你还是忘不了吧?!』小惠单刀直入的说。 『啊,不!』山冈的嘴边掠起一丝微笑, 而他的眼睛则眺望着小惠那丰满的身材。 山冈这时将明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失恋的懊悔,也许已变成了强奸的愿望。 (眼前这个女人也可以试一试呀?)他突然冒起这样的歪念。 这个小惠可以引诱到一个适当的场所,对她调戏一番。 然后再鼓起胆量强奸她┅┅『喂,小惠!有件明子的事要告诉你, 你要听我说吗?』『好呀!』小惠答。 『那末,你跟我上到天台去吧!』山冈说着, 便从写字台站了起来。 小惠轻轻地点了下头, 细声地对山冈说: 『我们马上上天台吧!』『这个女子也许真的可以强奸她!』上到天台, 山冈开始想入非非了。 屋外已是黄昏,天色渐渐暗下来。 山冈先行上到夜幕笼罩的天台,小惠竟然一点怀疑也没有。 无论怎麽说,山冈与小惠四年多来,每天都是面面相对, 双方的性情、脾气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小惠眼中,山冈是像山羊一样老实温和的男人。 『笨蛋!想做就做吧!』山冈靠在墙边, 暗中骂自己。 他唿唿地喘粗气,头脑即时发热,心藏也开始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若是对小惠进行性骚扰之后,后果将会如何?那时索性向公司辞职, 回到自己的乡下去吧!他自己开解自己说。 『山冈先生?』天台的大门推开了,小惠大叫了一声。 山冈听到小惠喊他,但他并没有转过头来。 『你有甚麽话要对我说呀?』小惠问。 『不,你过来呀!』山冈说。 小惠高跟鞋的声音一步步接近时,山冈将裤头的拉炼扯下了。 勃起的肉棒立即弹了出来,山冈右手握住肉棒, 只是将脖颈扭转过来。 『你不要那样神神秘秘地来望着我呀!』小惠毫无顾虑地笑着说, 她与山冈并排地依偎在天台的墙边。 晚风吹拂着小惠那长长的秀发,香水的气味混合着女人的体香直刺入山冈的鼻腔。 『喂,现在,我们来做┅┅』山冈转过身一来面对着小惠的身体。 这时小惠也突然转过头来。 『明子终于跟别个男人结婚了,还是当医生的男人对她来说更有魅力呀!』小惠说。 『是吗?』男人无可奈何地回应着。 『不过,我也是很替你担心,怕你受不了这种打击, 说起来你也真是个天真的男人。 』小惠用安抚的囗气说。 而这个小惠是最喜欢关心别人的一个女子。 『我看你也必须振怍起来呀!』小惠目不转睛地望着山冈的脸孔说, 一面用手抚弄着被晚风吹乱了的长发。 刚刚剃过的腋窝暴露出来,山冈看到她的腋窝留下一点一点像芝麻大的剃毛痕迹。 『我有件事要拜,拜┅┅托你!』山冈抖抖嗦嗦, 吞吞吐吐地说。 小惠也以乎无论山冈对她说甚麽,她都可以接受了。 『好呀!你尽管说吧!你有甚麽诂,要我转告明子吗?』小惠试探着问。 『不是!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到明子的事啦!喂, 你看我现在都这麽磨兴奋啦!』山冈将自己的身体正面对着小惠, 连他自己也惊奇为何会如此大胆竟敢将自己勃起的肉棒, 挺向她的身体。 『你,你┅┅怎麽这样粗鲁!』小惠细声地说。 她的脸孔立即板了起来,以一种惊慌的眼神盯着山冈。 『你替我握住!』山冈说。 『不行呀!』小惠拒绝。 『为甚麽不行呀!你这麽同情我,稍微让我弄一下也不行吗?』山冈说毕, 强行搂住小惠的脖颈将勃起的肉棒顶住小惠的下体。 『你的想法真是可笑呀!』小惠说。 『啊,真的,替我握住吧!你不握住的话, 我就更加粗暴地对付你啦!』山冈说着紧紧地搂抱着小惠, 粗鲁地与小惠接吻。 『唔,唔┅┅』小惠呻吟着,身体不停地后仰。 她扭动着脖子,极力想挣脱开自己的嘴唇。 山冈将她的身体按在墙上,一只手撩起她的裙子, 抚摸着她的腿根从内裤上面,搔弄着她的耻毛。 『不要这样,停手呀!』小惠说。 『你真讨厌!』『喂,求求你,别人撞见的话如何是好呀?』小惠唿吸紧张, 山冈的手摸到她的内裤之下令她开始非常兴奋。 因天色已暗,而且又在屋顶天台,在这种场所被男人脱去内裤, 更加感到强烈的刺激。 『啊,啊,停手啦!』山冈的手分开她的耻毛, 滑向腿间的肉缝。 小惠的喘息变得更加大声了。 『你这样搞我,不行呀!』小惠喊叫着, 她的手却在山冈的大腿上摸来摸去。 『啊,你也开始兴奋啦?』山冈暗自高兴起来。 女人一旦有了性兴奋,就会特别脆弱,虽然头脑不想要, 但肉体力面却有了需要腿间的淫水则源源不断地喷出。 『小惠,你感觉如何?你也很兴奋了呀!』山冈问她。 『我也忍不住啦!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麽兴奋。 』小惠说。 当山冈的身子向下力滑动时,她也极其自然地分开了大腿。 山冈的脸立即埋向她的腿间,舌尖伸向她那柔软的肉缝。 『啊,找真的兴奋得很啦!不过,你不要侵犯我, 我已经有恋人啦!』小惠得意地叫起来。 (大概可以向她进攻了吧!)山冈一面听着小惠的叫唤, 一面也有了自信他的舌头再度舔向她的下体。 第四章 公园的猎物当夜,山冈曾一度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 他一进房间就盘腿坐在被窝面,拿东京市内的地图来看。 (到甚麽地方去搞强奸吧!)山冈现在很苦恼。 他已下定决心要外出去搞强奸的勾当。 以前的山冈总是对自己缺乏自信,可是今天和小惠试过之后, 他确信自己有本事去强奸女人了。 (女人,就像一条雌犬!)他像饿狼一样吼叫着, 再次目不转睛地盯着地图。 虽然有胆去强奸,可是要找个下手的地点却很困难, 难道要到K公园去等待机会吗?他研究了几处可以下手的地点 最后他只好选择一所较为隐蔽的地方。 (就到公园的水池边去等机会吧!)山冈合上了地图, 喷了一口烟。 他脑海中立即浮现公园内漂亮的景色。 在学生时代,他就是租住公园附近的公寓, 一直住了四年。 公园后面是一条住宅街。 从池上线的车站穿过公园,有一条近路通向公园后面的住宅街。 (好哇!就到公园的水池边去等待机会吧。 )──山冈想到这,终于鼓起胆来,跃跃欲试了。 山冈从床上起来,走出了房间。 走廊的尽头有间公共厕所。 他进去小便,站在那儿全身发抖。 他来到洗脸盆边对着镜面照了一自己的脸, 自言自语地说: 『要振作精神呀!他看到自己的脸孔既削又苍白。 苍白得像白纸一样,而眼睛则露出凶光。 (强奸,一定能够得手!)他自言自语地又回到了自己房间。 换好衣服,他又离开公寓了。 他穿过K公园,向车站方向走去。 这是晚上十时以后的事。 他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走过公园的交叉囗, 他来到水池的旁边。 水池旁有个乘小艇的地方,还有几张长椅。 他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他看到电车在公园旁边停站时,便有几个人影出现, 朝这边走来。 但基本上都是男性,偶尔也有女性的身影。 他大约等了一个小时,都很难遇到合适的猎物, 他觉得老是这样久等不行便从椅子上起来,打算在公园内跟踪女人, 然后从后面突然袭击。 这时,他自己也感到疲倦了。 他想也许第一次出来,下会遇到猎物吧!(难道今夜落空吗?)当他感到沮丧、失望的时候, 他看见迎面有个身材高佻的女人走来经过他的面前时, 又拐入公园供游人散步的小路了。 这个女人后面没有任何人。 (这个女人挺好!)山冈想着,舔了一下舌头。 山冈跟在女人的后面,走到水池的中央, 终于被他追上了可是女方并末发现有男人正在跟踪她。 周围是一片宁静,连路灯也不见一盏,在一片黑暗的森林下面, 才有一盏水银灯照射出青白的光芒。 山冈静悄悄地接近女人的背后,一伸手几乎就叫触摸到女人的身体。 『啊,已经忍不住啦!』山冈暗自想道。 他的下腹部已完全兴奋,现在似乎到了要爆发的地步。 他看到女人的臀部左摇右晃,十分性感惹火, 红色的裙子下面是雪白的肌肤很能挑逗起男人的情欲。 (啊,现在┅┅一口气强奸她!)山冈加快了脚步, 并从屁股后面的裤袋中掏出了一把小刀。 (将刀逼向女人,将她拖进草丛┅┅)山冈的手立即搭在女人的肩膀上, 为了捂住她的嘴巴他想主即转到女人的前面。 这时女人也突然警觉起来,而且勐然转过头来!『啊!』女人细声地惨叫了一声, 歪着头惊恐的目光,盯着山冈的脸。 一瞬之间,她回过头去,急急忙忙地逃跑。 『混,混蛋┅┅』山冈边骂边追,终于被他追上了。 他抱着女人的腰肢,从漫步小径将她拖进了草丛。 『啊──谁呀?救命呀──』女人非常愤怒地连滚带爬地回到小径, 大声喊叫。 山冈则从后抱着女人,伸手捂着她的脸, 但很难捂着她的嘴。 (这,这如何是好?)山冈又惊慌,又狼狈, 他的心脏开始噗通噗通地乱跳。 因为女人的大声喊叫,附近街道的居民是完全可以听到的。 这时他想赶快逃跑,可是一时的邪念,令他被热血冲昏了头脑。 『你不老老实实吗?』山冈立即骑在她的身上, 抓住她一的头发拉起她的脸来,掌掴了她几下。 『哎呀!你放开我!』女人依然大叫。 『讨厌的东西!』山冈的左手抓着她的头发, 拉起她的头又掌掴了她一下。 以乎出现轻微的脑震荡,女人精疲力尽地蹲下身子。 当她再度抬头时,她已吓得花容失色了。 『你想干甚麽呀?』女人问。 『你是不是答应我呀?』山冈骑在女人身上, 抱着她的身撩起她的裙子,女人露出了一对窈窕的大腿, 当他见到女人腿间那条粉红色的内裤时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性欲了。 他便伸手,从内裤上方抚摸女人的耻毛。 『啊!讨厌!』女人翻过身来,再度大喊大叫。 山冈这时也不想去捂住她的嘴巴了,他完全失去了冷静的态度, 将膝盖压在女人的胸前两眼盯着女人雪白的下腹部, 像一头发情的野兽兴奋得一发不可收拾。 『强奸!』他自言自语地用小刀将女人的内裤嘶啦一声割裂了。 『啊,停手,放开我!』女人的脚在地上乱跺, 声嘶力竭地喊叫。 这时,在小径的另一端,似乎有人听到女人的叫声了。 『喂,喊声好像就在这一边!』住宅街的那边, 有人向水池边追来了。 『唉呀!在这边!快来救命呀!』山冈感到背嵴一阵发冷, 全身变得僵硬火热的头脑好像当头被泼了一瓢冷水, 他不够胆再与女人纠缠了。 『畜牲!』他狠狠地瞪了女人下腹部一眼, 用手指在女人的下身插了两下就慌忙起身,逃向草丛的深处了。 这时他吓得魂不附体,一点性欲也没有。 当他就神社的背后逃到水池另一岸的荒草地时, 这时他才放心地喘了一口气。 第五章 利用时机山冈走出弹子机游戏店, 在吉祥寺车站前漫不经心地走着这是工作日的傍晚时分。 今天,向公司怠工,下午他便熘进弹子游戏机店去打机, 输了八千日圆。 地感到无论做甚麽,都是没有好运气。 山冈头昏脑胀,迷迷煳煳地进了附近一间酒吧。 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就坐,点了啤酒来饮。 (那次强奸不成,又过了两星期啦!)他闭上眼睛, 想起那个晚上强奸失败的悲惨情景令他更加头晕了。 他再也提不起精神去搞强奸这种糗事了。 当他头脑稍微冷静下来时,他终于想到了自己的最后归宿。 (只有回到农村去啦!)他伸手端起啤酒, 突然大声地叹息了一声。 昨天,他被课长叫去,被严厉地训斥了一顿。 课长训斥他迟到次数多,工作失误也最多。 他为了泄愤,今天便故意消极怠工了。 (明天,就向公司递上辞职信──)他想。 今次是真正的辞职,要回农村去。 他终于发现东京一无是处,没有甚麽值得留恋。 『啊,扫兴!』他也不知是向着谁生气、发怒, 他用手指关节焦躁不堪地敲打着酒桌。 这时,酒吧的入囗进来了两个女人,山冈的视线也投向两女人身上。 『唉呀!』山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立即认出了那个身材窈窕的女人。 『她不是曾几何时,在K公园被我性侵犯的女人吗?』而这个女人和她的同伴就在他前面的一张桌子坐下了。 女人的脸还是正面向着山冈,两人的视线忽然彼此相投。 当然,那个女人并不知道山冈心中的秘密, 那可爱的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与她的同伴相谈甚欢。 『不过,我真羡慕你呀,友子小姐!你与工藤打算何时结婚呀?』女子的同伴这样问。 此后,两个女子大约又交谈了三十分钟。 山冈偷听她俩说话的内容,似乎那个叫友子的女子是在一间百货公司做事, 而那叫工藤的男人也就是友子的男友,现在正在海外出差公干。 『下个月他就回国,结婚仪式的日期定在他归国之后。 』友子腼腆地说。 她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娇态,眼神也是冷冷的。 『女人,真是不可理解!』山冈忽然叹了一口气。 这个女子,可真是那晚在公园出现的女子吗?一瞬之间, 他又怀疑自己的眼睛认错人了。 『那末,今天你的男友也有打国际电话给你吗?』友子的同伴问。 『有呀!他总是七时以后才打来。 』两个女人这样交谈着,离开了酒巴的桌子。 山冈也立即从椅子上起来,跟在两个女子的后面。 友子出了酒吧便与同伴分手了。 友子的同伴向着电车站走去,而友子则骤然往回走, 也许友子的家果然住在K公园后面那条街吧!(好!强奸她!)山冈跟踪着友子 他那邪恶的欲念再度爆满了。 山冈去强奸女人已经失败过一次了,可是今次强奸友子他觉得有成功的把握。 因为友子被强奸之后的耻辱,她自己一定要保守秘密。 她宁愿死去,也决不会将被人强奸的事告诉她的男友恋人。 这是有机可乘,有孔可钻的时刻。 山冈加快了脚步,与友子相隔只有几米的距离了, 他的两只眼睛紧盯着友子那丰满的臀部。 眼前已经迫近黑暗、茂密的公园森林区了。 快到公园的入口时,她立即向右一拐,显然她是打算迂回绕过公园回家, 她不敢再走公园的捷径。 『友子小姐!』山冈大胆地叫了一声,友子也应了一声, 惊奇地掉过头来。 『你,你是谁呀?』友子问。 『啊,我有话要跟你说,是有关工藤君的事!』山冈回答。 『你,你认识他吗?』友子问。 『是呀!他出差归国之后,你的秘密我会向他揭穿!』『这, 这是怎麽一回事呀?』『事情也真凑巧就是发生在最近晚间的一件事呀!』山冈说着, 立即握着友子的手腕附在她的耳边很下流地说着。 『你明白了吧!就是那件事呀┅┅你要温柔地让我再搞一次!』山冈死皮赖脸地说。 『你,你走开,你这是说甚麽话呀?』友子生气了。 『你假装不知道吗?这不方便的话,我们到那边去谈吧!』山冈动手拉着友子, 进入公园面了。 友子的声音开始发抖, 她细声地说着: 『放开我, 放放开我呀!』友子似乎并不打算太激烈地反抗。 『这边最好啦!』山冈将友子从公园的散步小径, 拉进了荒草丛中然后突然从背后抱着她。 『啊,不要!』友子扭动着腰肢,大声地喊叫。 山冈立即伸出一只手,捂着友子的嘴,另一只手则辟哩辟哩地扯脱她的上衣。 『你答应我吧,我替你全身脱光。 』山冈粗鲁地解下了她的乳罩,怃摸着她那丰满而又富有弹性的乳房, 然后又将手向下方滑动脱去她的裙子,剥去她的袜裤。 友子快就全身赤裸了,即使不再捂着她的嘴巴, 她也不敢大声喊叫了。 『我求求你,你不要做得太过份!』友子在草丛中蹲下身子, 开始抽抽噎噎地哭泣了。 『讨厌!你替我舔一舔这根东西吧!』山冈掏出了肉棒, 指向友子的面前。 友子一面呜咽,一面将肉棒含进口中。 『够了!舔够啦!』山冈将肉棒从友子口中抽出, 绕到友子的背后将她按倒在地,像野兽交合的姿势。 『再这样搞一下吧!』山冈说。 友子边哭,边向后挺起臀部。 山冈的双手抓住两块隆起的臀部肌肉,胸中冒起一股一麻又痹的怔服感。 一盏水银灯的灯光,斜斜地射入草蕞,叉开的腿间被山冈看得一清二楚。 他看到雪白的腿间,有一粒像钮扣一样的肉粒, 鲜红色的肉缝两侧是细长的花瓣。 友子羞怯得全身发抖。 山冈深深地喘了一口气,然后就埋头到她的腿间, 嘴唇舔着友子的阴户还用手指插入肉缝面。 『噢!』友子细声地叫着,身体向后一仰。 山冈的中指没入肉缝,肉缝内吹出温热的液体。 『啊,我终于强奸女人啦!』山冈手指与舌头的攻击更加激烈起来。 这时女子的呻吟也更为大声了。 『你很想要了吧!』山冈一边这样问她, 一边慢慢地将勃起的肉棒顶向她的腿间一下子便插了进去。 『啊,啊┅┅』友子呻吟起来,山冈的脑际也感到一阵快感, 而且他像野兽一样兴奋得到嘶叫。 当他继续冲刺时,全身感到销魂蚀骨般的快感。 (这个女人,被我征服了,真是开心呀!)山冈继续加速抽送, 他坚信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兽欲得到最大的满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