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我母亲给我手淫,这当然是我单方面的要求。 ? ? 给我手淫的时候,找到了那个变得需要帮助的大东西。 刚开始时只是用手帮我,不过,她的脸逐渐俯下去, 开始做起了口交。 我意外地心情舒畅,一发炮弹射出,爆发在了母亲口中, 不过我对母亲喝了我的精液很吃惊。 ? ? 从那天开始,以后每一天我都像那天那样地向母亲请求要她为我口交。 感到吃惊的是,父亲在家的时候来到我的房间, 母亲为他口交也是吞咽了精液。 ? ? 过一会我藏在门口听到了一些秘闻,据说是父亲和母亲的计画。 ? ? 某日,在我和妹妹玩家庭电子游戏正入迷的时候, 从父母的卧室传来母亲与父亲正在翻云覆雨的声音。 ? ? 我的妹妹叫久美,大概是继承了母亲的传统样貌, 在国中也算是个知名的美人温润的脸蛋下藏着的是比较开放豪气的性格, 羞怯这种情绪一般与她搭不上边。 在她的光环下,我这个相貌普通的哥哥在学校却是显得很不起眼。 不过,兄妹感情还是很不错的。 ? ? 大概是因为妹妹好象对这件事比较清楚, 所以我也不在意了妹妹什么时候熘到卧室门那边去了。 ? ? 卧室的门开了15cm左右,我和妹妹都在门开的隙缝中拥挤着窥视父亲和母亲做爱的情景。 妹妹从很早以前就对色色的事非常感兴趣,也不害臊地和我一起在看。 ? ? 从门外,母亲的阴唇中夹着父亲的肉棒的这个淫秽的样子看得很清晰。 他们气喘吁吁地交媾着,又开始变成背部的体位, 不过因为做爱的时候母亲和父亲把头都转向了门, 想必「不难看见」我和妹妹。 这时候, 父亲对母亲说了一件很吃惊的事: 「和己和久美都进来吧。 」? ? 母亲一边喘息, 一边笑?着: 「你也不害臊!」? ? 我和妹妹都很吃惊, 不过因为看着父亲快要被发怒的表情又不敢逃跑, 只有进入了卧室中。 ? ? 中断做爱的父亲和母亲,对我和妹妹说明了做爱, 这样的事是相爱的人们理所当然的行为所以一家人应该在一起做爱。 说话结束,父亲继续看着我,让我和妹妹自己做着决定。 ? ? 床前母亲的身体还是裸体,我看的一阵心痒痒, 怂恿着妹妹脱衣服我和她很快也一丝不挂了。 ? ? 我的肉棒竖立着,不过,父亲赞扬了我, 说它非常棒。 ? ? 妹妹比较着我和父亲的肉棒,不过,因为父亲的东西没竖立, 她询问着: 「爸爸的肉棒怎么变得和哥哥那样呢?爸爸快说」。 ? ? 父亲说: 「请久美试着握住它吧。 」让妹妹握住他的肉棒,并且学母亲两只小手一起撸动着, 慢慢的父亲的肉棒也竖立起来了。 ? ? 妹妹天真烂漫地娇叫一声: 「啊,爸爸的真的变得大起来了!我感到好高兴啊!」她嬉笑着把父亲和我的肉棒并排在一起, 打算看看哪一个比较大。 ? ? 「爸爸和哥哥的肉棒,颜色完全不同嘛!」? ? 「如果是今天久美向妈妈问他们两父子肉棒的长度的话?妈妈知道哦!」, 母亲笑着从卧室的一边转回来,素手上已经拿来了打开着的笔记本, 两眼放光。 ? ? 那个笔记本记录的正是我极力遮住的肉棒长度, 我很吃惊一把把笔记本从母亲那里夺过来, 母亲笑着说: 「那个笔记本爸爸也知道哟。 他的长度也有记录呢!」? ? 那个笔记本,是测量我肉棒的长度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录, 记录呈折缐图表形式笔记本上面竟然还有我手淫的次数!? ? 父亲的肉棒是15cm, 我的是13cm。 妹妹现在充当着记录员,看起来很快乐地在笔记本上写着。 被中断的做爱当然继续进行了,不过,在那个之前, 父亲和母亲告诉了妹妹和我保险套的使用方法。 ? ? 妹妹在父亲的肉棒上裹上保险套,我也在自己的肉棒上裹上了那层东西。 ? ? 做爱开始了,不过,「现在最好改变一下做爱的体位。 」父亲淫荡地说道。 ? ?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兴奋至极的妹妹触摸着自己的小穴, 而且注意到父亲狼眼通红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妹妹笑着和我进行了肉体接触。 她握住我的肉棒,我与她互相触摸着对方的生殖器。 ? ? 「啊!」我不能忍耐地射出了精液,而妹妹取下了我的保险套, 扔在一旁。 ? ? 虽然疑惑她为什么要扔掉有精液的保险套, 但我也不出声就那样坐着。 ? ? 当母亲过来时,我恍然大悟。 母亲伸出舌头,舔干净了我的肉棒,而父亲则坐在了母亲的旁边, 改变了一下体位母亲则又开始为上面的父亲口交。 ? ? 看了那个的妹妹兴奋地谑笑道: 「妈妈竟然舐着哥哥的肉棒呢!好吃惊啊!」? ? 不过, 母亲一边口交一边笑着回道: 「因为是父母和子女 所以才能这么平静吧!」? ? 不久父亲和母亲心情舒畅地发出了呻吟声 原来是父亲出精了。 父亲精液的量是我的一半左右。 母亲喝光了流进了保险套的父亲和我的精液, 露出绯红的玉颊。 ? ? 「妹妹那样口交的话要不要紧呢?」? ? 听了我的话, 母亲支支吾吾地羞涩说着因为是爸爸和我的不要紧 妹妹也稍微尝试了一下舔舐的事情只稍微把指尖伸入樱桃小口舔了舔, 说: 「好奇怪的感觉不过,也不是那么讨厌啦。 」? ? 母亲笑道: 「原来久美也认为不是那么讨厌的味道喔?」? ? 妹妹听了母亲的话, 调皮地「哼」了一声只是脸蛋红了起来。 ? ? 父亲摸了摸妹妹的头发, 笑着说: 「男人的话, 为他喝精液他都会很高兴的。 」? ? 妹妹听后坐在床沿上,若有所思。 因为父亲和母亲的做爱结束了,我拉起妹妹, 穿上衣服准备回客厅不过,在走之前, 母亲冒出来一句: 「和己和久美做过爱吗?」? ? 我和妹妹都回答道: 「没有。 」? ? 于是母亲咯咯笑道: 「你们两个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马上就要体验做爱方面的事情了没有经验总是不好的呢。 」她抱住我和妹妹,在我耳朵边上轻声道,「和妈妈, 和久美的爸爸一起做爱吧。 」? ? 我一阵紧张, 问道: 「父母和子女也可以做爱吗?」? ? 「做爱也有制造孩子的目的, 不过像一种体味快乐的游戏,一家人也可以享受哟!」。 父亲有些淫荡地说道。 ? ? 我开始想起我从前让母亲一边口交,想像体验着和母亲一起做爱滋味的罪恶感, 心里却有些蠢蠢欲动了不过,因为不明白妹妹的心情, 也不知道她会怎样做略有些担心。 我没想到的是,妹妹虽然面靥有些涨红, 却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说: 「爸爸, 久美觉得很好啊。 」? ? 妹妹平时不把繁冗缛节当回事和满不在乎的性格相当的明亮厉害, 不过因为这次是关于乱伦和H的事,她答应得这么轻松也同样让父亲很吃惊。 ? ? 妹妹脱下刚穿上的百褶裙,穿着一件浅蓝色胸罩和小内裤爬到父亲身上, 略有些羞涩地舔着父亲全身父亲是那样地心情舒畅, 逐渐提高了喘息的声音。 ? ? 我一边看父亲抱起久美,一边迅速除去衣裤, 对母亲做了同样的事。 因为是第一次,唿吸沉重的我手法十分拙笨, 做的也不好应该不会被母亲表扬吧,不过听到母亲喘息的声音我便已经很高兴了。 ? ? 母亲这次明显心情很畅快,转身俯下就要帮我口交。 父亲看着母亲的行为微微蹙眉,显然是在筹画如何让妹妹也开始学习口交。 ? ? 母亲拉下我的内裤,开始伸出嫣红色的香舌舔舐我下身勃起的肉棒, 妹妹俏脸微红 向父亲说道: 「我也试试吧。 」她把父亲的肉棒放入粉红的樱唇中,开始学母亲那样对我。 ? ? 母亲媚笑着转头谨慎认真地指导着妹妹。 不过她总是转头马上就说,为了向妹妹说明一些要点, 母亲时常要把头避开良久。 因为对我弃置不顾,母亲和妹妹交换了一下, 母亲又开始舔舐父亲的肉棒。 ? ? 母亲说要我和妹妹学会做爱,最初,我和母亲一起, 在父亲和妹妹的目视下一边看一边做了当然, 除了正常体位以外其馀的第一次也没有精力做了。 肉棒在母亲的肥穴里变成快要溶化了的感觉, 挥动了几次腰很快就射了。 ? ? 妹妹逗着我说道: 「第一次做爱是不是心情愉快?」, 我那时还没缓过身来只说是特别舒服。 看着妹妹脱去胸罩和短裤,映在乳房上的两个殷红小点, 我不由心头一阵火热肉棒马上就立了起来。 母亲看着我的情况, 马上笑道: 「看来和己还能来几次。 」? ? 其次父亲和妹妹也开始做爱。 ? ? 我目睹了父亲的肉棒插入可爱妹妹的瞬间, 心中一阵激荡。 妹妹嗫嚅地发出了娇小银铃般的声音: 「痛……」, 不过她却是一边好好地忍耐着疼痛一边也迎合着父亲小幅度抽插的肉棒。 ? ? 我一边看着父亲和妹妹的做爱, 一边喃喃自语道: 「好想要久美的处女啊。 」? ? 慢慢地挺着腰抽送的父亲听到笑着说: 「谁叫久美看起来这么可爱, 和己竟然也开始妒忌父亲了。 」蹙着眉头的妹妹两只小手搭在父亲脖子上, 娇哼一声却也羞得不能自语。 ? ? 父亲花费了不少时间才射出来,母亲看出来我比较想和妹妹做爱, 于是交换了一下。 果然妹妹的嫩穴比起母亲来说紧多了,不过略显青涩, 技巧也没法和母亲相比。 ? ? 就这样,家族之爱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