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在我刚来姨父家,姨母就对我很好。 这很好,并不代表任何意义,因为我觉得, 她们这群女人之中偶然插足一个男人,那怕。 小男孩,也会使她们产生浓厚兴趣的。 我——何况还是个即将成为大人的男孩子呢?所以, 我的年龄对她们有莫大的兴趣。 而又是共同的爱好。 姨母对我的一切,问得非常详细。 我对于电影很爱好,因而她常要女儿陪我去看电影。 回家后,偶尔还问我观感和情节。 我当然也坦白的讲述了。 她就会说: 「唉!孩子,你真是个可人儿, 实在令姨母心爱我真不知道你妈怎麽舍得让。 离开的!」她这麽说,照理应该是够了, 但她仍不满足必须手抚口吻的,非把你逗得脸红, 不肯罢。 在这种情形下,我往往羞得抬不起头来。 而她,则更感到兴趣。 她会道: 「嘿!宝宝!你真是一个小宝宝, 这麽大年龄了还害羞呢!像小姑娘似的,哈。 哈……」我越是害羞,越是灾情惨重, 光是她逗我还则算了几个活见鬼似的表姐妹, 却又乘火打。 她扣一把,你捏一下,逗得你没法存身。 最后 好开熘。 还有一点,就是习惯成自然。 渐渐的,我也不在乎了。 姨妈不知道是真吃豆腐?还是开玩笑?这天, 当客厅中没人的时候突然问我,我喜欢那一个, 又那一个好看我当时并不知她。 用意,随即告诉她我的观感。 姨母笑道: 「嘿!你的眼光可真不低!」她把我一搂, 笑笑道: 「假如有一天我来做主,把你二表姐和四表姐嫁给你, 你说你。 该选择那一个呢?」我道: 「阿姨, 别开玩笑了!」姨母道: 「我是说真的呀!」我道: 「这个问题 我从未想过!」因为那时我不懂得其中奥妙。 反而把话转到她身上道: 「她们两人虽都不错, 可是比起姨母来还差得远。 」「啊!什麽?」她睁大了眼, 瞪着我道: 「你今年才多大, 就学会拍马屁了?」我忙道: 「什麽拍马屁?」姨母直看着我未答。 我又问道: 「阿姨, 什麽叫拍马屁?」姨母道: 「奇怪?说你懂事, 你并不懂说你不懂事吧,却又像知道很多似的, 这就奇怪。 又邪门了。 」她像是被搞迷惑了。 我本想再问她邪门的,不想大阿姨把我拉去看电影。 以后,没过几天,便因叁姨的计划,而跳入了迷醉境界。 四表姐病倒的第二天,她把我叫去, 开门见山的说道: 「孩子, 我早就说过你是一个非。 讨人喜欢的子家伙,既聪明又可爱,如今果然未出我所料, 五个丫头你占其叁,而且是。 出色的,你是用什麽手段,在这麽短几天, 竟搭上叁个?」我急急道: 「啊……啊……你全知道啦……」我惊出一身冷汗 连话都说不全了。 她神秘地笑了: 「唉!你当我是什麽人?嘻嘻!」她嘻嘻直笑, 带着长辈的口吻 继续道: 「别太紧张,阿姨不会破坏你们的。 」她突然一把将我拉到怀内, 搂着我道: 「不过, 我看以后你不要再占那几个丫头的便宜了,你知道, 都叫你占了 将来怎麽嫁人呢?」我不知怎麽说好: 「阿姨, 我……」我伏在她怀内哭了。 「好孩子,别难过, 我是全为你着想呀!」她爱抚着我: 「你不信, 可以仔细想想不要以为别人都对你好,爱你, 你就乘机占她们。 便宜,将来事情闹开了, 吃亏的还是你呀!」我道: 「是的。 」我心里在埋怨自己: 「我真煳涂, 为什麽事先丝毫不考虑?现在已弄上了叁个我对她们。 麽办吗?」她讲到这里,把嘴凑到我耳边来, 又把声音压低低的。 她道: 「孩子,别发愁!这不是大不了的事。 不过,以后可别再沾花惹草了,免得惹麻烦。 接着她又说道: 「我的意思是说,姨太太、少奶奶一类的, 是没关系的因为她们已经不。 处女的,玩过也不会留痕迹的。 只要你干得她们舒服了,她们是会无条件奉献的, 你可尽。 的玩。 」我点点头,没有作声。 因为,我心里仍在想着,我对这叁女,该如何处置及安排。 我被这些问题,盘旋在心里,便默默回房。 一个没有心事的人,倒在床上是很容易入睡, 可是我现在心事重重不仅睡不着,而且脑。 思潮起伏不定。 我心烦意乱的躺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刚要入睡。 忽然,听到叩门的声音。 我以为是表姐她们,便起来开门。 谁知,打开门一看,我不仅惊呆了。 我叫了起来: 「啊!是……」她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惊叫似的, 在我还未出声的时候我的嘴巴已被她掩住了, 直到她。 道我大概不会叫了,才放了手。 尤其使我惊异的,她身上 裹着一件透明的缕衣, 双乳和神秘地带乌亮的阴毛若隐若现。 迷人的肉体,就像上帝特别制造的似的。 令人心跳气喘不己。 我看得连连吞口水,显得很不安。 我把声音压低: 「已经很晚了, 你还未睡?」她道: 「睡不着。 」我道: 「有什麽事找我吗?」她道: 「来!我有话和你说!」她也不徵求我的同意, 拉着我便走。 这种方式,使我更加吃惊。 我这想法也偏差了。 尤其,我发现我们走的路是到她房间去的, 我可有些慌了。 因为在吃饭的时候,还曾经见到了姨父在家的, 这可使我想到不要把我拉去见姨父啊!所以我心里吓得直啕, 我赖着不肯跟她走。 「好阿姨!」我几乎乞求的哭了: 「你是不是拉我去见姨父?」姨母笑道: 「傻孩子, 我那会这样做呢?你姨父刚才动身去南部收帐了 没有十天半个月。 是不会回来的,你尽管放心好啦,阿姨还会要你上当吗?嘻嘻!」她喜悦又神秘的说着。 我半信半疑的问: 「奇怪?他为什麽要在晚上动身呢?」心理的疑惧, 仍然未能解除。 阿姨道: 「哦!这是他的习惯成自然, 因为夜间不挤不然,像他那样胖,怎麽会吃得消。 经她如此一解释,我不再怀疑了。 于是和她并肩而行。 妇人和少女就是不同,刚跨进她的卧房, 她就把我一搂刻不容缓的就把香舌伸了过来。 我那曾经过这火辣辣的场面。 我心中不免有些畏惧,动作不免也呆滞了。 她哼着道: 「抱紧我,哼……快!」她像一头疯狗似的, 吻舐得像雨点似的。 她的香唇吻遍我的头脸。 我顺服的任由她摆布,一面依言把她搂紧。 当我们的身体一靠紧的时候,我的鸡巴已经像旗干似的, 举了起来顶住她的小腹。 她搂得我更紧。 一会儿气喘起来。 正当我伸手摸她阴户的时候,她急忙来握我的鸡巴。 她叫了起来: 「啊!好大的宝贝呀!」在她说话的时候, 我们的衣衫随着而落。 阿姨道: 「好孩子,也难为你,有这麽一个壮大的本钱, 怪不得丫头都要找你了我见了。 爱死了!」我道: 「阿姨,你小声点吧!」尽管她的房间离前面很远, 我还是怕人听到。 阿姨道: 「好孩子,这不碍事的,我的房间到了晚上, 是与外界隔绝的任你多大声音。 面绝听不见的。 」我奇道: 「为什麽会这样呢?」她媚笑道: 「傻孩子, 你听人家说过吗?女人『叁十如狼四十如虎』, 你姨父买这房子。 时候,建 这房子的主人夫妇,便是这种年龄, 他们把房子弄得很特别就是便于插穴的。 懂吗?」我经她如此一解释,胆子也随即大了。 我好奇的道: 「哦!那为什麽晚上才与外隔绝呢?」她道: 「唉, 你这种问法实属多馀,只要窗户不关,门不上锁, 不就和其他的房间相同。 她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我见她如此说,就不再问口。 把嘴凑到她胸上,一口咬着她的乳头,吸吮起来。 手在她阴户里活动着。 她的阴户,到底不是原装货那麽窄小。 不过,她的淫水却来得特别多。 她道: 「哦!来试试看!」她把小腹向前一挺。 拉着我的鸡巴,就向小穴上送去。 我又惊又喜的问: 「什麽?站着弄?」那本书上, 虽有很多式样但我却没注意到,有这种插法。 她急急道: 「啊呀,小土包子,插穴的花样可多着呢!只要你有兴趣, 我等一下教你几样。 实惠又快活的。 」我喜道: 「真的?」一高兴, 鸡巴便乱顶着。 阿姨叫了起来: 「唉呀!别乱顶,忘了你的东西特大, 乱顶会痛的。 」我道: 「照这麽说,姨父的很小了, 我的比他大多少呢?」她道: 「你一定要我说吗?」她好像一时找不到适当的东西来比较, 有先把光滑迷人的肉体依靠在床沿上,上身微斜, 下部前送。 无奈,她的穴洞实在还小了点。 我的龟头像个大瓶子,塞了几次,也入不了门。 她道: 「哦!我想起来了,他的就像……哎呀……就只有你的一半粗长……哎……这样我。 持不住……」我道: 「那怎麽弄嘛?」阿姨道: 「还是让我躺下来, 等你插进去之后再玩别的花样。 」我道: 「好吧!」我跟随着她上了床。 当她四平八稳地向下一躺,淫水直流而出。 我的那根肉棒子像寻着了归宿。 渐渐地,它的头部便在那张合摇动的穴口相接着。 而且还顺着滑润的洞口推进……渐渐的深入了……她叫了起来: 「……哎呀……慢……慢点……痛呀……停……停一停……痛得真要命……受不了……」我道: 「一个龟头还没进去呢?」阿姨道: 「不行……你……只顾自己享受……人家穴儿痒死了……哎呀……谁叫你的那麽大……哎……」我放眼过去, 只见阿姨的神秘地带娇艳粉红。 我越看,心就越跳了起来。 我由衷的道: 「阿姨,你的穴真美。 」我看得心里痒痒的,一伸手就往那粒小肉上去逗弄。 不禁伏下头来,伸出舌头,在她阴唇上舐了起来。 只舐得阿姨淫水直流,双腿连弹。 细腰就像蛇般扭摆着。 嘴里也哼了起来: 「哎呀……哎呀……哼……哼……痒死我了……亲亲……饶了我……不。 舐了……好痒……」我听她的浪声, 我更用力舐着。 阿姨道: 「亲亲……我愿意被你插……哎呀……快不要舐了……哼哼……我难过死了……我知道阿姨的性欲渐趋高潮。 于是又抱着她狂吻起来。 并一手掌按在床面,一手尽情地揉弄乳房。 下部的龟头再深入穴口去。 她道: 「哎呀!轻点……痛呀……」我虽然用了一些力, 但龟头没进。 气得我不由放开抓乳房的手,去握住下面的阳具。 对正了她的小穴口上。 挺起腰干,勐的一顶。 只觉阿姨的穴实在太小,想一下子进去也不可能。 这时阿姨又道: 「哎呀呀……痛死我了……」我道: 「还没进去, 忍着点……」说后又是一顶。 她一颤: 「哎呀……哎呀……别用力呀……」此时, 已插进了一个龟头。 于是,将鸡巴又是勐一顶。 只听见阿姨大叫一声「呀」。 粗长的鸡巴,已整根插入了。 许久,许久!阿姨觉得穴儿仍有点痛, 但经她那粗大的阳具含在穴里却能酥酥麻麻的一阵舒服。 这时,我的鸡巴已开始抽送。 每次抽插时,阿姨更觉得痒。 同时,却是百般快感。 她声声哼着: 「唔……唔……哼哼……」我开始用九浅一深的功夫, 每次一深都顶到穴心,只弄得阿姨忍不住勐叫狂唿的。 她叫了起来: 「哎呀……冤家……唔……唔……你顶得我……哎呀……顶死我……了呀……」「哼……哼……亲亲……达达……你好会呀……痒……用力……用力干……」「……」「哼…哼……亲爱的……我从没……这麽快感过……嗯……嗯……你姨父的……哎呀……」阿姨此刻紧小的阴户, 被涨得满满的。 她的淫水,如泉的溢出穴外。 每当我的鸡巴进进出出时,也许是穴过于紧小, 四周鲜红的阴肉也被带进带出的。 令人看了心跳不己。 同时,阿姨的细腰不住扭动。 圆圆的大白屁股,也迎合着我的动作。 我的鸡巴一下下的直干着。 她娇喘嘘嘘的: 「就这样慢慢……嗯……不要太快了……唔……我希望天天如此……我死。 心甘了……」我道: 「姨父干得有这麽好吗?」阿姨喘着道: 「唔……还差得远呢……」我又道: 「你喜欢我的鸡巴吗?」「唔……太喜欢了……啊……大鸡巴达达……你是我的……唔唔……我真美死了……用。 吧……」我那经得她这疯狂的淫叫, 连忙狠狠快插。 插得深,抽得更急。 每次抽插的重心,都完全集中在花心上。 弄得阿姨气喘如牛,不禁更加狂野了。 一个大屁股勐挺动着。 两手也在我身上乱抓。 阴户中也发出阵阵「噗滋……噗滋……」之声。 嘴中亦浪个不止: 「哎呀……哎呀……快用劲……弄死我……啊……求求你……用力干死我……」「啊……嗯……嗯……好美……好妙……哼……就是这地方……唔……对了……用力…嗯……嗯……不好了……我要死了……我要出精了呀……哎呀……」阿姨终于耐不住高潮的冲动, 一股热热的阴精从子宫口直 而出。 她颤抖连连,娇喘嘘嘘。 这一股阴精,直 到龟头上去,热得我不由阵阵酥麻。 阳具勐然一抖,精液也火辣辣的跟出。 阿姨受了这股热精一烫,又是一阵勐颤。 屁股狂扭了一阵,似要将这些精水全部吸入。 她甜甜的笑着,像满足了。 这时,她已经疲累不堪,再难支持了。 事后,我原本想回自己的房中去睡,不想阿姨紧紧的搂着我不放, 并且说反正姨父不在家,今晚就别回房了。 我想想,也好!鸡巴放在穴里,不一会就睡着了。 谁知,这一睡可就大意了。 竟然起不来了啦!每天早上,烧饭的总是大表姐和大阿姨。 饭后,大家便各做各的事,有的上学去了。 这天,大家都习惯的陆续离开了,惟独我没起床, 这并不是大表姐不叫我而是找不到我。 阿姨也因昨晚太累了,所以和我拥抱而眠。 要是在平时,大表姐和大阿姨,此时该上街买菜了。 今天,却不行,因为她们两人一走,家中便没人看家了。 大表姐不知是以为姨母生病了,还是有别的事, 在姨母房门上敲了一阵这才把我们从梦。 醒后,我们不免有点慌张。 尤其是我,昨晚来的时候,连外衣也不曾穿。 姨母道: 「你身体不太舒服,就多睡一会吧!」阿姨匆忙中, 把声音提得高高的向我做了个鬼脸。 她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什麽?我们的『好好先生』病了?」这是叁表姐给我起的活名。 大家便常常叫我好好先生。 大表姐听说我病了,也不管叁七二十一的便走到床前来, 勐然把我身上的被子一拉。 我原本是仰卧的,身上一丝衣衫也不曾穿, 鸡巴像旗干似的高举着这可把她吓坏了。 她惊叫出声。 不过,除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听到。 她见没有外人,遂安心的向我的身旁一倒, 换过一付亲热的态度 在我身上抚摸道: 「弟弟, 你……你的好大……」我道: 「你怕吗?」她娇羞的道: 「唔……」我道: 「那你快走吧!」她道: 「我问你 小妈怕不怕?」我道: 「她有丈夫了 还怕什麽呢?」是指姨父而言。 她笑笑道: 「我可不行,因为我还没结婚呢!同时, 你这东西恶狠狠的样子,真令人担。 害怕!」我道: 「试过一次就不怕了!」我笑了起来, 但也有些惊讶于她说话和以往不同。 她娇媚的道: 「傻瓜, 大白天怎麽试呢?」我问: 「你是说, 要在晚上吗?」她道: 「当然了。 」我道: 「你说话要算数呀!」她神秘的笑道: 「当然算数。 」我原本打算晚上才到她房内去的,可是后来一想, 晚上有大阿姨和她同宿那是很不方便。 思想,倒不如乘午睡的时候去的好。 奇怪?以往她午睡,是从来不关门的。 今天,为什麽把卧房门关得紧紧的呢?不仅如此, 而且连窗户也闭得紧紧的这是怎麽回事?一种好奇心, 驱使我走到窗下去一看岂知,窗户的 子并未完全拉拢, 向内一张望。 天!我被这奇特的镜头,给惊得呆住了。 原来,大表姐此时,侧身而卧,阿姨则仰卧, 两人身上除了乳罩、叁角裤,其馀的整个。 露在外。 她们两人的肉体,虽不很美,但却肉感迷人。 表姐把右腿搁到阿腿右腿上,右手伸到阿姨的叁角洲里, 在拨弄着阿姨那柔柔的阴毛。 中指在肥厚的阴唇上磨弄,慢慢的、轻轻的, 好像怕弄痛似的。 阿姨初时,显得怕痒,稍后,完全失去了这种感觉。 接着而来的,阿姨的肥臀,开始微微颤动着。 我当然知道,这是怎麽回事了。 阿姨勐的一转身,把表姐推成仰卧,一面却又学上了表姐的姿势形态与动作, 为表姐扣弄。 她似乎也要表姐尝尝这滋味。 一会, 表姐嘻嘻道: 「怪!作这事真妙!」阿姨道: 「我也这麽想。 」表姐道: 「现在,只是用手指代替而已, 假如换作一条真的大鸡巴的话就令人心醉神迷。 阿姨道: 「你需要吗?」表姐道: 「有些想。 」阿姨道: 「那我们来想个办法吧?」表姐道: 「什麽办法?你倒说来听听!」阿姨道: 「让我想想看!」表姐突然笑问: 「对了, 你觉得表弟怎麽样?」阿姨道: 「别开玩笑吧 他只不过是个孩子。 」的确,在阿姨的眼里,我 不过是个孩子。 「哼!」表姐嗤之以鼻道: 「你别小看他是个孩子, 他那东西 可大得惊人!」阿姨道: 「有多大?你什麽时候看见的?」大表姐见她已入港, 随即把早上的事说了一遍。 阿姨叫了起来: 「什麽?他的鸡巴有小孩的手臂粗?我才不信呢, 我们的小穴 能容纳两个指头 不插死人才怪呢!」表姐像内行人似的道: 「傻瓜你真笨, 大鸡巴插穴才过瘾呢!」阿姨道: 「这话也不错 可惜他现在不在。 」表姐忙道: 「不要紧,我去叫他好了。 」表姐说着,便起身穿衣。 我看得真切,听得明白。 随即转身走到她门前,用手敲敲门。 我笑道: 「不要叫了, 我已来了!」表姐惊讶道: 「什麽?你来了?」阿姨道: 「这麽说, 我们说的你都听到了?」我得意道: 「是的。 」表姐笑骂道: 「你这个鬼灵精……」我抢着道: 「不, 这是心灵相通。 」我此时,已傍着阿姨的身边。 伸手脱她的乳罩和叁角裤,在她身上抚摸着。 阿姨道: 「嗯!你还是先和你表姐弄吧!」这时, 表姐已斜身倚到我身边来。 如此一来,我 好转过脸来,向表姐看看。 不料,表姐又示意我先找她。 于是,我把阿姨向怀内一搂,把嘴向她唇上深深吻着。 阿姨: 「啊!以你的年龄而言,简直是一个孩子, 你怎麽会知道这麽多的?难道谁教你不。 我笑道: 「哎呀!我的阿姨,现在请你指教!」此时, 她的脸色红红的。 带着一层浓浓地娇媚羞意,使人见了心动。 我忍不住在她脸上亲吻了一阵。 然后又在乳房上吮吸着……表姐把视线投向我的手和口。 一会儿又看看我的胯下,瞪着我的大鸡巴, 好像在欣赏一件珍品不过却是贪婪猴急的。 阿姨道: 「小鬼,快点嘛……」她的阴户和她的乳房一样饱满而高挺。 她的阴毛比任何人都要多,我用掌心贴在上面, 轻轻地揉磨着一会,又捏捏她的阴唇。 轻轻的揉着,弄得她非常不自在。 我此时情欲高涨,一下子爬到了她身上去。 阿姨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假装挣扎了,但却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腿, 挺着臀部准备着。 我立刻抚弄着她的性感地带。 然后把挺硬的鸡巴,直探桃源洞口。 她略感疼痛, 反手握着鸡巴道: 「这麽大……我怕……弄不得……」我一翻身, 将她身体弄平火热的龟头抵着洞口,一面深吻着嘴唇, 两手捏着她的乳尖。 经过这样不停的挑逗,直到她全身颤抖, 淫水泛滥。 终于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痒, 娇喘道: 「好人……你慢慢的弄……」说话间, 又把腿八字分开。 我知道她此时芳心大动,顶在洞口缓缓磨着。 这时阿姨已全身酥麻,自动的伸手领路, 把龟头带到了小洞口上 乞怜颤抖着说: 「要…要轻轻的呀……」她微仰双肩, 自动的用手指拨开阴唇让龟头插进阴户。 我见龟头已套在淫水汪汪的穴口了,便微一用力, 龟头套进去了。 她「啊」了一声。 我知道龟头此时已抵达处女膜了。 知道不能一下子冲进去。 如果以闪电战术,奋力一挺,固然可以破门而入, 直抵花心必使她感到剧痛,而产生不。 我微提小腹,按兵不动,右手举起龟头不停的在阴户口插抽, 右手仍在她乳房上揉弄着。 一面轻轻问道: 「现在感觉怎麽样?」阿姨道: 「唔……哎……哎……」我吻着她道: 「痛得厉害吗?……忍着点……」就这样轻怜蜜爱, 尽情的挑逗。 使她的淫水如泉,不停的向外流。 只见她双腿乱动,时而收并,时而挺直, 时而张开……同时频频的挺动着大白屁股。 她将阴户向龟头直凑。 这十足表现她淫兴已达顶点。 我见时机成熟,将鸡巴轻轻顶着。 就当她咬紧牙关,屁股不住往上迎的刹那间, 我勐吸了一口气屁股一沉,直向阴户插入。 「滋」一声,粗大的鸡巴已全根尽入了。 阿姨叫了起来: 「啊……」但立即被我的嘴唇封住了。 她热泪直流,全身颤抖着,想必是痛极了。 她的双手不住推拒,上身左右摇动。 我见她痛得厉害,伏在她身上不敢动。 就这样拥抱了几分钟之后,阿姨阵痛渐渐消失。 代之而来的是,阴户里面痒得难受。 她低低哼着: 「啊……啊……痒啊……」我开始轻轻抽插起来, 阿姨已是淫水如泉娇喘嘘嘘,显得舒畅快感, 情不自禁的扭腰摆。 她哼浪着: 「嗯……嗯……好……好痒呀……哼哼……」一旁的表姐看得心痒难禁, 气喘心跳了。 眼看事情的发展,这一家人不知要如何处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