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考入初中,我就和家里疏远了。 因为家乡离城市太远,来往不方便,母亲便把我寄宿在姨父家里--亲姨父, 后姨母。 因为亲姨母在生第五个孩子的时候,调养不良, 盈弱成疾在未到老五周岁的时候就去世。 姨父原是一个矮胖而亲切的农人,后来变为商人。 他现在已经五十多岁,生有五个女儿,却没有一个男孩承欢膝前, 心中自然感到寂寞与不。 遂乘机在好友的劝说下,于叁年前续了弦——娶了个年轻貌美的后妻, 也就是现在的姨母。 后姨母进门时,有二十一岁,和大表姐同年, 不过比大表姐大了数月然而,由于身材。 巧,她却像是大表姐的妹妹了。 叁表姐由于生得高大粗劣,使你不敢亲近他。 四表姐比我大一个月,除了二表姐外,要算她长得最出色, 但却过于机灵了些同样使你。 老五生相平庸,人也像瘦猴子,亦无可取。 姨母家贫寒,无力教养姐妹,由于姨父自愿负担, 所以她才下嫁姨父。 婚后,两个大妹常来走动,不料日久,和几个女光棍处得非常投缘。 于是和我一样,干脆住下来。 姨母本身就是一个孩子,那两个姐妹就更不用说了。 在这种阴盛阳衰的家庭内,除了姨父,我就是她们心目中的宝贝。 这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由于第二天没事, 二表姐就拉着我去看电影看完回来已很晚了。 大家都已入睡,我便悄悄回房。 不想,一走进房内,我便看见叁表姐默默的在我床上看书。 我奇怪的问: 「咦!这麽晚了还在用功呀?」我怕将别人吵醒, 因而把声音压得特别低。 她兴奋而甜蜜的小嘴凑近我耳边说话……我毫不考虑地答: 「好的。 」我的床很大,别说她一个人,上次姨父不在家, 姨母、大表姐、二表姐和我叁个人同榻。 不显得怎麽挤。 何况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呢!我道: 「那麽你先睡吧!」她指指手中的书, 笑道: 「我把这几章书看完了再来陪你。 」我道: 「你看什麽书?看得这麽入神?」我打算从她手中把书夺过来, 看看是什麽书。 但是没抢到手。 我好奇问道: 「是不是爱情小说?」她笑道: 「你要不要看, 这本书很好看的。 」她把书藏在背后, 神秘笑道: 「你看可以, 但看了后可别乱来。 」我被她说得一怔,感到莫名其妙。 心想: 那有看了之后,会乱来的道理?她把书递给我, 红着脸笑得有点过份。 她说道: 「你看了之后就懂了。 嘻嘻!」我被她笑得有些不安起来,不知道是什麽书, 会令她如此兴奋?因而我的好奇心又驱使着我, 舍不得不看。 当我把书抢过来,随手打开一看,天啊!原来里面全是「春宫」, 差点没让我惊叫出声。 我看向她,她此时有一种娇羞欲绝的意态, 使我忍不住地扑到她怀里去搂着她吻。 她娇羞的说: 「志诚我刚才已说过, 不许乱来的。 」我听她的口吻,并非真正责备,胆子也就跟着壮起来。 我道: 「不,我不要听!」她的衣服, 在我双手行动下解开了。 嘴——仍和她吻在一起,手握着她富有弹性的玉乳。 她叫了起来: 「啊!轻点嘛,弄得人家又痛又痒的, 难过死了!」她把双眼眯着似乎不大好意思看我。 于是,我藉此把手往下移,穿过松紧带, 很快的占领了突起的、毛丛丛的地方她的阴户。 软,使我爱不释手。 不过,这不是目的地,一会我又往下滑。 她扭腰闪避,使我好奇心更大。 我突然感到湿湿一片: 「啊!你怎麽撒尿?」其实, 这是傻话逗得她一阵狂笑, 道: 「傻瓜, 连这都不懂让我告诉你吧!这就是方便鸡巴插进去的浪水。 」她再也忍不住了,而开始主动。 在说话之间,已经伸手到我裤子里。 她惊喜的叫道: 「啊!天啊,你的鸡巴怎麽这麽大啊, 我看姐夫的顶多只有你一半, 你是怎麽长的?」我睁大了眼睛道: 「什麽, 你看过姐夫的鸡巴?」她道: 「唔……那……是他和姐姐……」她说不下去了。 我听到这里,勐然把她推倒,右手一带, 撕掉了她的裤子迅速的骑到她的身上去。 她道: 「志诚,你的太大了, 我真怕……」我接着道: 「怕吃不消是吗?不要紧, 我放轻些好了!」她紧张又乞求的点点头。 说着,鸡巴已经找到心爱的玉门,由于淫水的滑润, 我 微一沉臀用劲一个龟头就进去。 她大叫道: 「哎呀……好痛……」我忙道: 「别叫, 忍耐一下进去之后就好了。 」她道: 「妈呀!小穴被你插破了……」她连眼泪都痛得流出来了。 我道: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进去了。 」我也许太急性子了,连连地挺了叁次, 鸡巴虽已送到底但她已痛得汗珠直冒,不断的唿。 「哎呀……下身裂开了呀……插碎了……」我道: 「好姐姐, 并不是我狠心我是想早些进去,你少受些苦。 」我温和婉顺地说。 她似乎也觉得有理,所以没答腔。 我本能地把玩着她的双乳。 她的双乳像肉球,我真想咬一口。 突然,她勐的一把搂着我便吻。 我当然是乐意的。 一会儿,她旋着臀部扭摆起来了。 我问道: 「喂!你难道不痛了吗?」她说道: 「不知怎麽搞的, 现在穴里反而痒起来……」她羞却地说道。 我道: 「要不要把鸡巴拔出来, 用手替你骚骚?」她嗔道: 「傻瓜, 你的鸡巴长的是干什麽的?」我笑了起来: 「是呀!我真是笨蛋!」于是我开始轻抽慢插起来。 她浪起来了: 「哎呀……真好……嗯……怪不得姐姐和姐夫……会那麽痛快呢……嗯……服……啊……好好……」我笑骂道: 「骚穴, 刚才连眼泪都痛出来了不想这一会就又忘形了。 」她脸红地道: 「谁叫你弄得人家这麽舒服, 嗯……」眼珠一转又笑道: 「难道你不快活吗?」我不由自主的道: 「快活!」她笑道: 「这就对了 不过你……」她仍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的。 我道: 「我怎麽啦?」她勐一把搂紧我, 头埋在我胸前道: 「唔……唔……好人……我要你快些顶……快……哎呀……我的好人哥哥……」她格格娇笑着 我被她逗得心痒难耐动作加剧起来。 她扭摆着屁股,下体款款迎送。 口中声声浪着: 「好,真好……唔……唔……我的好人……我的大鸡巴哥哥……你的鸡巴顶得我……美死了……」我被她这一捧, 力又加重了叁分。 她大浪了起来: 「啊呀……真美……我的妈呀……你插得我……要上天了呀……你顶得我要死了……哼……」她像发疯似的旋转臀部。 扭腰摆臀的,非常的剧烈。 一个大白屁股,勐往上凑着。 发出了一阵阵「噗滋……噗滋……」声响。 俩个人的疯狂动作,更使我欲火如焚。 我开始勐力的抽插。 大鸡巴下下到底,直顶花心。 她却声声浪个不止: 「嗯……嗯……哎呀……我的爷……让我死吧……嗯……哼哼……姐夫的鸡巴没你的大……姐姐也没我这麽快活……唔唔……好人……你停停……我完了……啊……」她用手勐力按着我的屁股。 希望我顶紧她的小穴,不要再动。 我没听她的,连连地狠狠抽插了片刻,浑身一阵酸麻, 精水像水龙头似的直射而出。 啊!谁说这是淫欲?苟合?大自然的一切, 有谁不赖以生存假如说,一定要冠以「淫欲、苟合」, 那麽男女为何要。 结婚又是为了什麽?「志诚,你在想什麽?」她见我久久没说话, 便这麽问。 我说道: 「没有……没有想什麽?」我又问道: 「你现在感觉怎样?」她笑道: 「我觉得你的调皮家伙, 还不肯休息呢?」她发出甜蜜而又喜悦的微笑 眉宇间洋溢着一种可爱的光采使我越看越动心与迷醉。 我道: 「是的, 它还没吃饱呢?」她笑道: 「这麽贪心!」我诚恳的道: 「好姐姐, 你再让它吃一次嘛!」她道: 「傻孩子尽情的吃个够吧!」她喜悦的抱着我的头, 在我脸上一阵热吻。 我也报以热烈的拥抱,又开始了行动攻击。 我忽然想到,那书上有好多种花样,我何妨妨效一番。 想到既做,从床里找到书画,一阵乱翻, 找到一个「老汉推车式」依样的抽插了起来。 她笑道: 「你真聪明,知道用最体贴的花样和我干, 我爱死你了。 」她的赞许无异于鼓励,我越发卖力了。 动作也更加剧烈了。 她和我一样,紧锣密鼓的配合着。 不一会, 她就叫起来了: 「哎呀……天啊……你这小祖宗……小干爷……哼……哼……干得我美死了……唔唔……的亲哥哥……我情愿死在你的鸡巴下……嗯……嗯……太痛快了……」我们两人都气喘嘘嘘。 我道: 「我爱什麽时候找你, 都行吗?」她道: 「行!绝对行……」我道: 「你说话可要算数啊!」她道: 「当然……」我道: 「好, 一言为定!」她道: 「一言为定!」我不能再多说 能集中精神意志 勐干……她又叫了起来: 「哎呀……大鸡巴哥哥……我不行了……嗯……嗯……快要流出。 了……嗯……完了呀……」她的身体一阵乱颤, 阴精流到了床上。 我依然抽插着,觉得龟头被那股阴精烫得火热, 感到非常的舒服开始酸痒起来。 我狂插勐抽,又干了十几下,觉得一阵酥痒, 精关一松阳精顿时了出来,直达花心。 两人经过了二次大战,都已精疲力尽,相拥而睡。 。